怀中三年永不忘 离别廿载更怀念

发布日期:2020-06-22 浏览次数:5939

2020年527日晚,我偶遇一位怀宁老乡、怀中校友,他提起在怀宁中学读书时学风刻苦的一个小细节。这勾起了我对母校怀中的回忆。我是1997年夏天从怀宁县三桥高级职业中学初三(2)班考入了怀宁中学(当时在老县城石牌镇)高一(1)班的,20007月毕业。一转眼,我离开怀中已经整整20年了。


母校


能够被命名为“安徽省怀宁中学”,能够简称为“怀中”,说明了母校的实力和地位。1999年,怀中通过省教育厅验收,成为全省“示范高中”。那时,怀中声名远播,就有其他县、甚至安庆和合肥的学生,设法找到怀中求学。

其实,1997年是我第二次考怀中。时间往前推3年,1994年上半年我在三桥镇白洋小学五年级,是我第一次考怀中。那几年怀中搞实验,以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形式从全县小学“掐尖”,组成一个初中“奥赛班”,不能说是“诺贝尔班”,但可谓“准大学生班”。招这样的班,说明了怀中的勇气和智慧。经过三桥“乡试”后,我到石牌参加“县试”,但没考上。后来知道高一(1)班班长刘飞就是“奥赛班”的,该班单独教学,仅20来个小伙伴,1997年几乎都和我一样考上了怀中的高中,其中有“童鞋”获得了奥赛奖励。1998年全国数学联赛安徽赛区前五名选手中怀中独占包括第一名在内的三名,并均代表省队参加全国数学奥赛冬令营,被誉为“创造了几十年内打不破的纪录”。不过,不知道这三名学生是否出自“奥赛班”。

1997年,怀中在全县按中考分数排名计划内招录约200人,能成为正常招录的200人中的一员,就意味着高中阶段只要保持下去,那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在有着60多万人口的怀宁县,这便是能够正常考上怀中的荣耀,全县各初中、全县初中生皆以此为目标。我的初中在三桥长岭岗山坡上,初三两个班各有2人考上怀中,放眼全县初中应当是很不错的了。我中考是712.5分,另加5分(原因见后),共计717.5分,全县第95名。那年高考,怀中取得佳绩。陈政同学好像以安庆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上北京大学。入学后,徜徉在高楼林立、绿树成荫、假山喷泉、花团锦簇的校园,我感到站在了新的起点上。当看见贴在食堂旁边宣传栏上的高考录取光荣榜,我仿佛看到了一张中国地图,中国就在眼前,因为师兄师姐们从怀宁县考到了全国各地,我备感羡慕;看见主教学楼前墙上写着的一行红色大字:“今日我以怀中为荣,明日怀中以我为荣”,我备感激动、豪迈,对未来充满了憧憬。那时怀中还招收“星培”班----复读生班,寓意把昨日高考落榜生培养成明日高考之星,而不同于今天的“凤鸣”班。

1997年,怀中校长是刘福乔。1998年,潘济贵任校长。这两任校长都给我深刻的印象。刘校长为把怀中建设成为省级“示范高中”做出了杰出贡献。潘校长经常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讲话,对全校学生进行思想教育,这样的每周“第一课”让我颇感收获。


恩师


高一(1)班班主任是刘心旵老师,他教英语。虽然刘老师不是高大帅,但却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老师之一。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为师、教学的方法很新颖、灵活、高效。第一次晚上开班会,他在黑板左下角写着英语单词“Smile,右上角也写着“Smile”,形象地说我们都是微笑着考进怀中,希望我们一步步努力往上走,三年后都是微笑着考出怀中,这就为我们勾画出了高中三年的蓝图。他要求学生准备一个笔记本,说可以取名“桥”(我取名“纽带”),写下自己的所思所想、问题疑惑,经常与他沟通。课堂上,他鼓励大家走上讲台,用英语模拟情景对话,训练大家口语。虽然我初中当过班长,但是害羞的农村孩子,学的是“哑巴”英语,哪有这样的勇气?每当有这样的机会,我都在心里打鼓,想站起来走到台上。有一天,我终于鼓起万分勇气,台上的同学刚讲完准备下来,我就站起来要冲上讲台,刘老师却说因为时间关系让我“Stop,下次再上,我好尴尬。对于英语学习中的难点,他总想办法让我们轻松记住。比如“四”“第四”“四十”分别是“four”“fourth”“forty,“九”“第九”“九十”分别是“nine”“ninth”“ninety,可以看出“第九”和“四十”的英语单词分别少了一个“e”和“u,他教给我们一个顺口溜:“天长地久(第九)四十年”,这样就很容易记住了。元旦晚会上,他把同学们的名字编成一段顺口溜,说他左手“郝琼琳”,右手“邵成玲”,祝大家身体“杨善康”。为了锻炼大家身体,他要求全班每天早操后在操场再跑两圈。他还对学生家访,特别是家境困难的同学,给予关心和帮助。

高一语文老师陈方凯,他慢条斯理、逐字逐句地讲解课文,引导我们在汉语世界里思索,讲到满意时,他就摸摸小男生的后脑勺。上到《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这一课,他为我们辨析为什么用“弟兄”,而不是“兄弟”。数学老师何将,总是面带微笑,很是斯文、儒雅。他说数学是锻炼思维的体操。物理老师李欣,不苟言笑。我觉得初中数学、物理和高中数学、物理是明显不同的阶段,颇有“跨界”之感,初中学得好不一定高中还能学得好。本人就是这种情况,初中学通了,高中却很吃力。指数、幂函数、三角函数,数数苦恼;重力、摩擦力、万有引力,力力揪心。看看高一物理的几个名词:“自由落体”“竖直上抛”“平抛运动”“线速度”“角速度”“加速度”,就知道需要思维大跳跃。总之,太抽象,你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冥思苦想。当何老师、李老师在教室带你翱翔思维的世界,听着他们条分缕析、环环相扣地解析并最终将复杂的题目解出答案时,你会仿佛炎热的夏天喝到一口甘冽的清泉,感到丝丝凉意。但是,如果大脑的反射弧长一点点,或者没有把思绪集中到右脑的某一小片区域,或者思绪飘到窗外一秒,那你就肯定跟不上了老师的讲解了。我觉得,如果不是脑洞大开,那么很难学通数学、物理。化学老师潘秋生,时任校总务处主任,喜欢打篮球,第一次课他自我介绍说名字来历是因为出生那天正好立秋。

1998年我上高二,选择到了文科班(7班)。班主任郝渺生老师,教政治。他带着茶色眼镜,很是威严,让人觉得难以接近。难以接近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讲的哲学课程,什么唯物、唯心、形而上学,逻辑性太强,不易想明白,让我们觉得自己离老师所教还有很大距离。有一种政治题目,要求学生对古人的一句话或是一个成语进行哲学分析,你说难不难?历史老师郝小鹏,讲解的内容比课本丰富多了,善于分析某一历史事件的丰富意义,还善于把历史事件结合起来进行比较分析。英语老师金葆怀,为数不多的女教师之一,着装打扮很像是城里人,也很慈善。她提问,你如果答不上来,说一句“I'm sorry”即可。她会顾及你的小脸,很快说一句“Sit down please”。

最后要说说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刘子俊,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老师之一。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教我们如何写作文。写作很难,需要积累,而且有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刘老师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能够把难以言传的给我们讲明白。他把写作当成理科来教,一句句分析,一步步讲解,教我们不同文体的方法技巧,并有计划地训练我们。通过高二高三两年时间,引导我们掌握蕴含在写作之中的内在的规律。这让我获益匪浅,摸到了“写作之门”。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我作文得了55分(满分60分),高考也好像有50分。N年之后,参加公务员考试,我仍感到当年刘老师教学的“余威”尚存,因为我不怕申论写作。

还有其他教过我的、没有教过我的许多恩师、名师,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登陆怀宁中学官网浏览。


学习


怀中的学风是勤奋刻苦的,同学们都是奔着考大学、考好大学、跳出县城走进城市的目标。这一目标,既吸引着你,也压迫着你。校园的空气里弥漫着大家争分夺秒、默默使劲、你追我赶、生怕掉队的气息,你会感觉只要努力这一目标就触手可及。晚自习没有老师在,教室里仍然鸦雀无声,大家埋头苦学。确实,在一个嘈杂的环境,你的思维怎么能在知识的海洋遨游呢?怎么能安心思考唐诗宋词、数学方程、外语倒装、物理矢量、化学元素、哲学概念、历史事件这些内容呢?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位老乡说他在怀中时,有的同学课间不休息,都坐在桌上学习,而不像有的学校下课铃还没响,同学们都迈开腿准备冲出教室了。进入怀中,在这种好的学风熏陶下,我是开足马力,想一鼓作气跳进大学的。而且高一班主任刘老师说我比同年级大多数同学小2岁,可以争取上大学的少年班。当时,怀中就有学生考取了吉林大学的少年班。

高一开学,没有经过推选,刘老师安排我担任学生干部,好像是数学课代表。穷乡僻壤来的,而且年龄小、个头小(高一开学体检只有1.50米),我能到怀中当班干?这让我颇感意外。可能是因为我初中时被评为“安庆市优秀学生干部”,这也是我中考加5分的原因。高一第一次考试,各科总分,我得了全班第8名(好像是我平时考试的最高名次)。但是,我没有找到初中时得心应手、学通了的感觉,总是感觉吃力。到了高一下学期期末,面临文理分科。1班仍是理科,意味着选文科就要到其他班级(7班和8班)。虽然我的成绩不是拔尖,考少年班也无望,但我不想再到新的环境,所以安心留在1班学理。刘老师在班上几次讲到这件事,让大家认真思考再做选择。他最后一次讲这事的时候,又分析了文理科的情况,说到选文科也不差,将来可能从事管理类工作。大概就是这句话让我动心了,我就去找刘老师,没想到我一找他就答应了,没有阻拦,甚至没有多余的询问。不像有的同学,找了他好几次,纠结不下,最后还是没到文科班。160人,只有几个人到了文科班。

我选择文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以为文科就是死记硬背,而我的记忆力很好。高一政治、历史的知识点,我只要“临时抱佛脚”,考前花点时间就能轻松记住。可是真的到了文科班,我才发现政治、历史靠死记硬背是不行的,考试没多少这种题目,大多数题目都是你必须理解了,再进行分析之后才能答出来。在7班,我的学习状态不但没有提升,反而下降了。甚至连生物钟都没调整好,晚上大概12点睡觉,第二天上午上课经常要趴桌上睡会,这在我以前学习经历中是没有过的。我不再是班干,成绩下滑到中等水平(最差时掉到了三四十名),也没有什么特长、亮点,很普通的一员,湮没在芸芸众生之中。

在这样中等成绩的水平上,我煎熬着,也坚守着。语数外政史五门课总分750分,高三那年我平时只能考大概450分(及格分)。幸好父母怕我压力大,很少问我的成绩。但我总相信自己能考上大学,总有这么一种感觉,而且感觉本科没问题。不论成绩如何我没有放弃,不为暂时的成绩所困,一直按照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方法坚持学习。比如历史,每一章节我都能自己编制一张表,把所有知识点都安排到里面,从而有一个整体的把握。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时刻我迎来了胜利。在怀中的最后两次考试:模拟考我第一次达上500分;高考我考了525分,是成绩最好的一次。当年安徽文科重点线521分,全县只有14人达此线。那时是估分填志愿(不平行),分三档:重点院校、一般本科、大专,如何填我不大懂。班主任郝老师说,如果成绩很好,可以报省外好的学校;如果成绩一般,还是报省内高校。同学凌先龙说,达到重点线就可以报安徽大学,一般都能上。于是我重点院校第一个填安徽大学,专业填行政管理、财政学等3个;一般本科第一个填西安科技学院。我没填学校和专业服从,因为我怕被分到不好的专业。比如填安大,我就怕被分到俄语专业,其实安大俄语很厉害,根本没我的份。幸好我被安徽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收留,不然我可能就要复读了。现在看来,我真的是糊涂人胆大,生猛!


业余


虽然我初中就住校了,但进怀中的第一个月我特别想家,天天想家,常想到我在万梓良出演的电视剧《一路风尘》里看到的一句话:“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日难”,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怀中业余生活是很丰富的。男生们大多在足球场和篮球场挥洒青春的荷尔蒙。老师们都担心学生打球成瘾影响学业(另一个担心的是早恋,所以有的班级规定学生座位定期调换),刘老师就曾经被学生气得把一个足球戳破了。学校每年组织军训,举办田径运动会;还有广播台,普通话标准的同学(如吴代丽)当主持人。

校园附近书店不少,既有教辅资料(如《向45分钟要效益》),也有各种课外书籍(可买,也可租)。书店还能买到报纸、书刊、杂志(如《辽宁青年》《故事会》),同学们算着日期、掐着时间去买,买来后大家轮流看。男生爱看体育类的(如《足球》《体坛周报》),女生爱看明星娱乐类的(如《当代歌坛》《青年歌声》)。那时流行的歌星、影星、球星,男生女生都爱追。

怀中三年,正好赶上香港、澳门回归祖国,又是世纪之交,文化娱乐世界格外繁荣、热闹。很多同学为了学英语买了磁带随身听(Sony Walkman),实际更多是听流行音乐,受欢迎的歌星(乐队)有香港四大天王、张国荣、Beyond、王菲、谢霆锋、陈慧琳、小虎队、张雨生、王杰、张信哲、任贤齐、那英等,特别是莫文蔚《广岛之恋》、林志炫《单身情歌》、张柏芝《星语心愿》、孙楠《你快回来》等情歌很多,迎合了少男少女的口味。流行的电影有《泰坦尼克号》《古惑仔》《喜剧之王》《大话西游》《午夜凶铃》等;电视剧有《还珠格格》《水浒传》《永不瞑目》《鹿鼎记》《神雕侠侣》等,头天看完,第二天到了班里继续讨论剧情,同学们入戏很深。1W童鞋曾告诉我,晚自习回家后一人在客厅偷偷看电视剧《一代皇后大玉儿》,怕父母发现把音量调到最低。

进入怀中,我才接触到了体育特别是足球世界,知道有世界杯、意甲、中国甲A,但我不会踢,只喜欢看。对“外星人”罗纳尔多等球星的年龄、国籍、身高、俱乐部等资料记得十分清楚,和班上球迷侃得不亦乐乎。有的同学家中装了有线电视,看了中央五套体育频道的节目,到学校就转播给我,比如哪支球队赢了,谁进球了。1997年亚洲十强赛、1998年法国世界杯,让我感受了中国足球的眼泪和世界足球的精彩。1999年女足世界杯,以获得金球奖和金靴奖的孙雯为代表的中国铿锵玫瑰点球大战惜败美国队,特别是加时赛时中国队的头球被美国队从球门线上挡出,真是扣人心弦、精彩纷呈。那也是篮球之神乔丹勇夺第二个三连冠的年代,不过我还没喜欢看篮球。

学校食堂不错,没有餐桌,大家拿着饭缸打了饭菜还得回宿舍吃。高一语文课,陈老师让大家以怀中为题写作文。J童鞋写道“漫步校园,忽然闻到了一阵酒肉的香味,抬头一看,原来是到了学校食堂”。其实真正有香味的是学校外面。石牌街上有家粉丝煲店,7L童鞋经常一早就统计人数、是否加辣、加牛肉,早自习结束就骑车飞奔而去,帮大家预订。校门附近有很多餐馆,可以买份菜,也可以单独烧菜。有的餐馆为了拉生意,吃饭时间播放香港电影。“鱼得水”饭店,烧菜比较贵,但口味好,生意也很火。高考那几天,为了补充营养,我和同学去他家吃饭,点了鲫鱼、毛豆等,我一顿吃了两碗米饭。老板娘说,这小孩肯定考得好,不然哪能吃下这么多?到了晚上自习结束,校门口地摊经济活跃起来,可以吃宵夜,有点心、面条、馄饨之类,大概1元钱,但没有现在的烤串、龙虾。校门口还有专门卖茶的为大家解渴,1角钱就可以喝饱。

周六晚是大家最放松的时候,有的去录相厅看电影或是合租影碟观看;有的打台球(有家店名叫“伞花”);有的打游戏(如《超级玛丽》、《坦克大战》、格斗类、足球类),小霸王学习机很风靡,也有了单机版电脑游戏;有的聚餐,但很少喝酒。极少同学会抽烟,门口小店按照学生的消费规律,把一盒香烟分开来卖,比如1元钱4只。那时消费水平低,石牌菜又便宜,早餐一两元,中餐晚餐二三元,早上吃桶康师傅方便面或牛肉粉丝煲就算奢侈了。

学校宿舍是简陋的,上下铺,10多人一间。高一1班男生住在宿舍楼1楼第12间,卫生间公用。我到文科班后搬到了最里面的二层老楼上。宿舍没有电风扇、空调,到了夏天,我经常中午就去卫生间冲凉。那时极少有学生找老师补课,也没有陪读的概念,只有个别同学为了学习在外租房,但没有家人陪住。家在县城的同学,都是步行或骑车到校,没有家长接送,否则会被同学笑话。

在怀中时,学生没有手机,也没有接触到互联网。今天看来,如果有现在的手机、网络,那时县城最红的热力图一定就在放学时的怀中校园周边。因为那里既有精神食粮,又有物质食粮,一到放学是那么的热闹。


同学


如今,估计没有老师还记得我这个普通的学生,但应当有一些同学还记得我。高二到7班后,我还经常往1班跑,在两个班人缘都不错。虽然有的同学家在县城,父母是领导干部,有的同学家在农村,家境一般,但没有界线,相处融洽,毕业时都是恋恋不舍,结下了难忘的同学情。有的同学以姐弟、兄妹相称。有的因雅号出名,比如:少爷、鸡毛、三仔、大帅、大哥大、老朱、大肥、松哥。个别同学还有英文名,比如:Tipy。大多数同学不会讲普通话,县内不同的口音汇聚在一起,比如石牌附近的学生把“来”说成“Léi”。总之,同学之间很纯粹、纯真、纯朴。

高中正是花季雨季的年龄,男生女生青春年少,有的情窦早开,有的情窦初开,有的情窦未开,正是懵懂、萌动的时候。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可能产生火花。有个童鞋在公用的英语听力教室座位上看到有人画了丘比特之箭的图案,就打听之前是谁坐在这个位置,并猜想为谁而画。有心思的男女同学之间悄悄递小纸条、写信乃至约会是常有的事。纸条、书信怎么传递呢?最快的是直接面交或悄悄放对方书包(但有被人发现的风险),也可以通过交通员(可靠的中间人)传递,不知可有采用无人交接方式的。最多的恐怕是通过夹在一本书中暗渡陈仓,这本书可以两人直接传递,也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相隔中间座位的同学传递。传递的过程是提心吊胆的,如果纸条掉出来,那众目睽睽之下,其影响可想而知。写信交往过程中,男生对女生的称呼会不断精练。比如女生程芫静(这个名字是我杜撰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男生第一次写“程芫静”,第二次写“芫静”,第三次写“小静”,第四次写“静”,第五次写“J”,最后模仿英语书信写“Dear J”,结尾自然是“Yours   ”。信纸的花样很多,好像是男生女生多姿多彩的想法。不过高中时代的早恋,只是青春的匆匆记忆,没有听说成功的。

当年7班的同学们,如今在天南海北、各行各业追寻自己的梦想。操乐龙(高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专业)当了大律师,查星星(班长,高中就入党了)、杨咏、查欢、程丽萍、范冬冬、刘延军从事教育工作,汪媛从事酒店行业,王婉清(曾是我同桌)、操昭艺、聂晶、樊丽从事金融财会工作,李冉冉、丁璐、陈义中、黄承军、曹建兵、凌先龙在党政机关工作,刘辰、杨晶晶从事地产行业,郝顺华、侯丹从事医药行业,刘江林、李义胜、丁弢创业……


作为怀中学子,我应当礼赞怀中。千年古县怀宁,曾是安徽的首府首县,诞生了陈独秀、邓稼先等杰出人物,可以说改变了近现代中国史。怀宁,怀抱天下,宁静致远。怀宁孕育了怀中。怀中之于怀宁,也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她是怀宁的最高学府,是怀宁的亮丽名片,是怀宁的重要标记。从某种意义上说,怀中是怀宁的知识高地、文化高地、精神高地,是承载着怀宁的希望的。怀宁多娇,怀中独秀。

作为怀中学子,我应当感恩怀中。感谢怀中为我提供了良好的软件和硬件环境,让我考上了大学。感谢恩师,既教我求知、作文,又教我做事、做人。怀中三年,给我留下了深刻、珍贵的记忆,值得回味。我永远记着:怀宁是老家,怀中是母校。怀宁是我人生的起点,怀中是我人生的重要一站。我希望能再到校园,特别是石牌的老校园看看。今年毕业20周年,能来场师生聚会吗?

作为怀中学子,我应当祝福怀中。我祝愿怀中学子珍惜能到怀中读书这份荣耀,都能以振兴怀宁、造福桑梓为己任,更多人考上北大、清华等名校;能够成为院士,甚至获得诺贝尔奖;成为党之桢干、国之栋梁。我祝愿怀中老师也把在怀中教书育人当作一份荣耀,都被评为江淮名师、中华名师,为怀宁培养更多的优秀学子。我祝愿怀中作为一所百年老校,加强县史校史、县情校情教育,凤鸣新时代,龙翔海内外。让世界了解怀中,让怀中走向世界!